<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17萬余斤假麥種為何橫行鄉村?
      半月談微信公眾號
      2022-02-19 13:22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產糧大省安徽自2021年9月以來開展的農作物種子市場專項整治行動中,排查無生產日期、無生產廠家名稱、無國家審批文號的“三無”麥種超過17萬斤?!叭裏o”假種子是怎么“溜”進市場的?
      假種子花樣翻新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第49條規定,種子種類、品種與標簽標注的內容不符或者沒有標簽的,屬于假種子。安徽省農業農村廳種業管理處三級調研員陳劍華表示,由于 “三無”麥種沒有標簽,一經發現,就可以被認定為假種子,各地要嚴厲打擊。
      排查“三無”麥種超過17萬斤,已立案32起,涉及宿州、亳州、蚌埠、阜陽等多個地市……半月談記者近期從安徽省農業農村廳采訪了解到,這是該廳自2021年9月起在全省開展農作物種子市場專項整治行動的階段性成果。
      “本次排查的‘三無’麥種有三種類型:經銷商非法經營的種子、代繁企業非法生產銷售的種子、采取流竄方式銷售的種子?!卑不帐∞r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表示,其中,經銷商非法經營的種子案件占立案總數一半以上。部分經銷商將私自收購的種子或“二代種”等,以“無標簽”的形式作為種子進行銷售。
      2021年9月,半月談記者在皖北一家農資市場走訪發現,有的農資店里擺放著“三無”麥種,經銷商稱每斤低于市場價0.8元。而此次安徽省排查的“三無”麥種中,這家市場是重要來源地之一。
      “我們排查‘三無’麥種時還發現,個別代繁企業未經委托人同意,私自將代繁的種子流入市場?!卑不帐∞r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說,此外,還有不法分子采取流竄方式,走村串戶銷售“無標簽”種子。
      全鏈條監管存隱憂
      基層種業管理部門干部告訴半月談記者,假種子橫行鄉村的背后,凸顯執法監管有難題,特別是全鏈條、全流程監管存隱憂。
      ——調查取證難?;鶎痈刹拷榻B,不法分子利用交通工具流竄作案,流動性強,無固定地點、無發票、無聯系方式。交易通常采用點對點的銷售方式或熟人介紹,直接把種子送到農戶家中,現金交易,給調查取證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跨界監管難。不法分子瞅著監管薄弱地帶“鉆空子”,在跨省、跨市等交界地帶銷售假種子,尤其在偏遠農村“打一槍換個地方”,往往難以被發現查處。
      ——認定執行難。不同部門對假種子的鑒定方式和過程不一樣,困擾基層監管執法人員。當前,基層行政部門和辦案單位對我國種子法第49條的理解和執行標準上有差異。公安部門對此類案件中的假種子鑒定需要認定種子的真實性,鑒定結果是對案件定性的必要條件,即對種子進行真實性、質量、造成損失因果關系進行鑒定,而農業行政部門認為根據我國種子法第49條規定,沒有標簽的種子即為假種子,無需對種子抽樣鑒定。
      讓“李鬼”種子成“過街老鼠”
      如何建立長效監管機制?在一些基層種業管理部門干部看來,當務之急是統一鑒定標準,加強執法聯動,形成有力震懾。國家應強化頂層設計,協調農業農村、公安等部門明確對相關法律條款的理解和執行標準,統一鑒定標準,從嚴從快對假劣種子案件進行查處。
      同時,基層干部呼吁,公安部門加強案件會商、鑒定檢測和法律適用等方面的協調,明確辦案尺度,統一證據標準,形成打擊懲處合力。
      各級部門應按照全鏈條監管思維監管執法。全國人大代表趙皖平表示,上級部門應督促地方配齊配強監管力量,盯緊監管薄弱區域,對制售假劣種子等違法行為重拳出擊。
      (原標題 17萬余斤假麥種為何橫行鄉村?)

      責任編輯:李躍群

      34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