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會計江湖|賈府講排場,令狐沖怕破費:過年花銷知多少?
      袁敏
      2022-02-20 11:46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今天說說過年的事。
      新年后,回到課堂,問起學員們:年過得怎么樣,做“賬”了沒有?
      答案五花八門。原本以為每逢佳節重三斤,結果學員們一個個精神抖擻,除了親人相聚、吃喝玩樂之外,還有做家務、健身、讀書等各種答案。
      作為中國的傳統節日,雖然各地風俗有異,但基本上是辭舊迎新、一元復始的過程,花錢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是舊社會,楊白勞的女兒心中也盼著“爹爹帶回白面來”,好“歡歡喜喜過個年”;雖然錢少,但也可以“扯上二尺紅頭繩”給女兒扎起來。先看看《紅樓夢》中的過年開支。
      書中曾大力渲染賈府過年的氣氛,在臘月的時候,榮寧二府內外上下就都忙碌起來,到了臘月二十九,基本上萬事齊備,“兩府中換了門神、聯對、掛牌,新油了桃符板,煥然一新”。寧國府更是從大門開始一直到正堂,兩邊清一色地懸掛朱紅燈籠高照。站在時間的角度看,從除夕的宗祠祭祀到元宵的夜宴,至少有半個月的熱鬧。
      要準備過節,花錢是少不了的。雖然小說沒有直接列明開支賬,但從已有的文字,可以基本推出賈府過年的開銷不小。祭祀的花銷、元春生日的飲宴、連續七八天的年茶戲酒,還有元宵節的張燈結彩和戲酒,再加上年例給家人的紅包壓歲錢,給唱戲人的賞錢等。
      寧國府的賈珍,曾收到黑山村的莊頭烏進孝的一份賬單,其中有大鹿、獐子、碧糯白糯等實物,還有外賣的糧食牲口等折合的銀子二千五百兩。這份賬單可以看作是過年的重要支撐,顯然沒有讓賈珍滿意,原話是“你這老貨又來打擂臺來了”,言下之意是對這些實物和現金數量不滿,影響過年,因為“算定你至少也有五千兩銀子”,“真真是別過年了”。
      換句話說,烏進孝送來的實物和銀子,可能就是用于過年的,當然錢多就受用一些,錢少就受點委屈節省一些。賈珍將收到的實物一部分留下來供奉祖宗,然后把各樣東西都取了一些,讓賈蓉送到榮國府,再留下一些家中用的,其余的則“派出等第”,作為年物讓族中的子侄來領用。
      這只是過年開銷的一部分,另外還有壓歲錢的開支。比如丫環向賈珍夫人尤氏報告的壓歲“金錁子”二百二十個,是用一百五十三兩六錢七分的碎金子做的,尤氏要求家人興兒將“銀錁子”快快交進來,按照金銀1:10的比例,金錁子、銀錁子1:1的數量比例,僅壓歲錢的開支寧國府可能就至少有三千兩規模。
      還有除夕祭祀的專項開支。賈珍吃飯的時候曾問夫人尤氏,春祭的恩裳領了沒有,尤氏告知讓賈蓉去領了,按照賈珍的說法,很多窮官仗著這個銀子拿來上供過年的。雖然小說沒有明確領了多少恩賜,但從賈珍的言語推斷,總賞不會超過“一百兩金子”,值一千兩銀子。
      綜上可以推斷,除了年貨等實物之外,寧國府過年的開支基本上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大致有三部分組成:
      一是歸口由黑山村統籌負責的2500兩銀子,屬于土地租金性質;
      二是讓賈蓉到官中領取的春祭???,預計1000兩銀子;
      三是用作壓歲錢的金銀錁子,預計3000兩銀子。
      三部分的開支總額,合計6500兩銀子。
      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還僅僅是寧國府的過年開支,榮國府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如賈蓉就透露,賈璉夫婦在和賈母的大丫鬟鴛鴦商量,要偷賈母的東西去當銀子;“這二年,哪一年不多賠出幾千銀子來”,頭一年的元春省親,連蓋大觀園,更不知道虧了多少。
      春江水暖鴨先知。榮國府的王夫人陪嫁周瑞家的女婿冷子興,就是倒賣古董生意的,估計沒有少接賈璉的生意,通過他的口,知道賈府“如今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內囊卻盡上來了”,甚至連原因都點了出來,是安享榮華富貴得多,運籌謀劃的人沒有。
      顯然,那些過年不算賬的人,大都不是當家人,也不需要為錢發愁。如果是賈珍、王熙鳳這樣的當家人,必然是要好好算算賬的,錢要花多少,錢從哪里來,否則的話,年也別好好過了。
      再看看《笑傲江湖》里的過年場景。
      武俠小說里很少說錢的事,但金庸先生卻曾在小說里用寥寥數筆勾勒了過年的情節。比如令狐沖就曾經在恒山派度過了一個春節。
      幫助任我行打敗東方不敗之后,令狐沖離開黑木崖。當時家家戶戶都在預備過年,一片喜氣洋洋,令狐沖獨自一人在一家酒樓中喝酒,難免觸景生情?!巴暝谌A山,師娘早已督率眾師弟姐妹到處打掃,磨年糕,辦年貨,縫新衣,小師妹也已剪了不少窗花,熱鬧非凡”。顯然,這些名門正派的俠客們也是普通人,也有人間煙火氣,歡歡喜喜過大年。
      好在還有人惦記著令狐沖。因為恒山派的掌門人定閑師太在少林寺遭受襲擊圓寂之前,將自己的位置傳給了令狐沖。于是,眾弟子到處尋找令狐沖的下落,甚至懸賞一千兩銀子來讓桃谷六仙來幫忙尋找。于是,令狐沖跟著眾人來到恒山見性峰過年。恒山派的儀琳小師妹知道令狐沖喜歡喝酒,還連夜派人下山買了幾十壇的好酒。
      別看令狐沖是個俠客,對“賬簿”也比較關心,因為恒山派大都是尼姑,人人清苦,如果為了令狐沖一個人搞得太過破費,那實在說不過去。于是,門下弟子儀清解釋了“資金”來源,是當日令狐沖讓各位同門去找富戶白剝皮“化緣”來的銀子,扣除了救濟窮人的一半,還剩下許多,再加上盜賣的幾十匹官馬的款項,足夠令狐沖喝個十年二十年的。
      你看,大俠也過年,在華山的時候熱鬧一些,開支可能也大一些;到了恒山,雖然清苦,但也有人安排酒水,開支也有明確的來源。
      與賈府進行大規模的祭祀和戲酒不同,令狐沖在過年期間并沒有閑著,一是要準備接任恒山掌門的典禮,二是要好好揣摩一下恒山派的劍法。前者自有他人安排,后者則需要令狐沖親力親為。于是令狐沖安排門下弟子演示本派劍法,再結合自己在華山思過崖后洞石壁中看過的恒山劍法,融會貫通之后針對性地傳授給了恒山派的眾弟子。
      顯然,令狐沖的“年”過得清苦而充實,花錢不多,收獲不少,通過當“老師”讓門下弟子迅速成長起來。
      《紅樓夢》也好,《笑傲江湖》也罷,都是虛構的小說,反映的是個人或門派、家族的過年開支。他們往往并沒有規范的賬簿,即使有也不會公開透明。我們吃瓜群眾更多關注的是故事情節,而不是花錢這些瑣事。但有心人必然需要關注,用人也好,做事也罷,都是要花錢的。儀琳希望令狐沖留下來,沒有酒是不行的,于是提醒同門花錢買酒。賈珍作為長子長孫,需要考慮整個宗族的形象,將除夕祭祀辦得像模像樣,讓那些沒有收益的宗族子侄也能夠拿到一點年貨,對錢沒概念顯然不可想象。
      最后,看一家上市公司的年報。
      站在專業的角度,過年最忙的職業之一,可能就是會計了。要給大家發年終獎,要編制一年的總結——年度財務報告,要操心年終獎的納稅籌劃和員工的利益,從這點上看,會計履行著賈珍的一些職責。好的會計還要站在老板的角度上思考問題,要讓員工們過個開心年,把公司的年夜飯辦得有聲有色,讓辛苦了一年的員工們不吃虧,讓老板不會為發紅包發愁。
      會計人最重要的一個產品是年度報告。中國的會計年度是1月1日到12月31日,所以年報就反映了這一年的財務狀況、經營成果和現金流量。一個公司有多少名員工,背后就有多少個家庭,很多員工可能也依靠年終獎來決定過年的開支,于是會計就要把賬算清楚,把員工應得的工資和獎金發放到位。
      當然,工資報酬往往是員工的個人隱私,外人很難獲悉全貌,但吃瓜群眾也可以通過年報來大致推斷出員工的薪酬水平。于是,年報公告的時間,往往也可以作為一個公司經營復雜與否及業績好壞的信號。比如上市公司如果年報出的早,往往意味著業務比較簡單、分子公司比較少,合并報表比較快,信息系統比較強大,報表中需要調整的東西也很少,審計師、董事會等都沒有意見。
      虎年我國上市公司出的第一份年報是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的天華超凈,2月8日就公告了2021年度的財務報告。從數字上看,公司2021年的總收入33.98億元,凈利潤12.51億元,分別比上年同期增長了159%和330%,可以看作是業績大增,報表甚是好看。
      工資薪金發了多少呢?站在吃瓜群眾的立場上也可以推斷一下。從報表上看,為職工支付的現金大概在2.77億元,總額比上年僅增長45%左右;應付職工薪酬余額為4454.18萬元,比期初減少了將近1000萬元,大致可以推斷2021年間進成本的工薪約為2.76億元,按照領取報酬的母公司人數2170人計算,人均12.72萬元左右。
      這個數字很可能是不準確的。一方面,可能有很多的工資薪金沒有放在里面,比如公司有勞務外包情況,2021年外包的工時651292.5小時,勞務外包支付的報酬總額15324067.41元,這可能減少了公司的人工開支;另一方面,公司的員工背景不同,專業構成和教育程度有很大差異,“平均”可能會掩蓋很多的問題,比如高管和生產工人的工資可能就有很大差距。除此之外,公司是否將所有員工的工資薪金都放在“為職工支付的現金”項下統計也不能確定,母公司及子公司員工的薪酬也會有較大差異。以財務總監為例,2021年領取的稅前薪酬為55萬元,但作為高管還有非現金收入,比如公司制定了高級管理人員的薪酬方案,其中財務總監在2021年度新授予了20萬股的限制性股票,當時的授予價格是16.69元/股,到報告期末的時候市價達到了81元/股,據此推斷,財務總監的股票收益1286萬左右。換句話說,財務總監的主要收入并不是靠工資,而是靠股票激勵,短期看,現金薪酬僅占年度名義總報酬很少一部分。
      當然,這些股票不是一年的報酬,更不能夠一次變現,將來的收益還取決于上市公司的股價表現及市場環境等眾多不確定性因素,但至少可以明確一點,上市公司的年報是公開透明的,想要知道一家公司的員工收入,可以從年報披露的信息中加以管中窺豹。
      王熙鳳可以看作是榮國府的CFO,她的收入有名義上的分例。但王熙鳳還有一些臺面下的收入,否則她不可能那么大手大腳地花錢,至于臺面下有多少收入,不可細說。不過,上市公司不一樣,很多信息是透明的,作為虎年第一家公告年報的上市公司,天華超凈的CFO年度收入是透明的,一是現金報酬,二是未來限制性股票解禁后的變現收益。上市公司可以通過股票激勵的方式,將高管及核心人員的利益與上市公司綁定起來,公司業績好,股票價格有支撐,員工的收益也就有保障,過年也就有更大的花錢能力。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從除夕到整個正月,都是過年。有錢多花,沒錢省著點?;ㄥX的賬好算,但錢從哪里來可能有點費神。
      賈府過年的錢花得多點、費點,要祭祀,要發壓歲錢,要安排茶酒戲宴;令狐沖過年的錢花得少點,有點酒就行;上市公司不會單獨地算“過年”錢,但上市公司的員工可能需要工資、獎金、紅包來過個好年。對錢進行準確地預算、核算,可能不是過年的決定因素,但卻可能影響過年的心情。愿每家公司欣欣向榮、業績向好;愿每個家庭有足夠的錢過個好年!
      (本文為澎湃商學院獨家專欄“會計江湖”系列之二十,作者袁敏為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教授,會計學博士,研究方向:內部控制、資信評級等,出版有《資信評級的功能檢驗與質量控制研究》、《企業內部控制規范與案例》等著作。)

      責任編輯:蔡軍劍

      校對:張亮亮

      281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