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從戰爭到貨幣:鴿派和鷹派之爭
      鐘倩
      2022-02-15 20:13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在美聯儲2022年1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強調美國經濟強勁復蘇和通脹超標,政策聲明中不再強調“使用其全部工具來支持美國經濟”,“鷹派”基調超預期,暗示貨幣政策即將轉向。伴隨著美聯儲態度的由鴿轉鷹,“鷹派”和“鴿派”用法頻繁在媒體對美聯儲的政策中提及,前者常用以代指強硬派,后者則指溫和派。讓我們來做個有趣的探究:這兩種立場究竟是怎么來的?它們又分別意味著什么?
      戰爭中的鴿與鷹
      “鴿派”和“鷹派”的用法,最初源于媒體對政治外交態度、特別是戰爭傾向的描述上,兩個詞語并沒有嚴格的定義,其起源可以回溯到1812年的第二次英美戰爭。
      1775年,萊克星頓的槍聲打響了美國的獨立,1783年英美簽署《巴黎和約》,英國承認美國獨立。但是,英美的主權紛爭并沒有就此結束。說服國會向擁有世界最強大海軍的日不落帝國宣戰并非易事,一群來自美國南部和西部的年輕政治家和國會議員,在媒體上賣力地煽動著美國的反英情緒。1811年,鷹派代表人物亨利·克萊(Henry Clay)當選為美國眾議院議長,進一步推動了美國對英戰爭的進程。
      1812年,美國國會以微弱優勢通過了對英開戰的投票,美國對英宣戰,主戰場在英屬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各省。這場戰爭的反對者和媒體,則將向時任總統麥迪遜施壓、要求向英國宣戰的國會議員們稱為“戰爭鷹派”(War Hawks),“鷹派”一詞由此濫觴。根據歷史學家唐納德·?;―onald Hickey)的統計,在1811年末之前美國報刊使用“鷹派”一詞達129次。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世界格局被劃分為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和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新出現的意識形態以及廣島、長崎后世界對核威懾的恐懼,都進一步割裂了美國政黨內部的觀點。鷹派認為,蘇聯試圖通過與美的軍備競賽,建立軍事優勢,在第三世界國家擴張勢力,最終離間美國及其盟國,實現對美孤立。因此,美國不能此心存和平的幻想,需要堅決遏制蘇聯勢力的擴張。鴿派則認為,美國應當更加關注其國內的經濟社會問題,核威懾下蘇聯也同樣擔心核戰爭,因此美國應該克制而不刺激蘇聯。
      在卡特(Jimmy Carter)政府時期(1977-1981年),國務卿萬斯(Cyrus Roberts Vance)和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將美國政治外交上的鷹派和鴿派斗爭推向了高潮。布熱津斯基是極端反蘇派,萬斯是主和派,卡特總統在其間扮演著中間派的角色。1978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卡特政府轉向對蘇遏制戰略,萬斯的決策逐漸被邊緣化,與布熱津斯基的矛盾日益加深。最終在1980年兩派政見矛盾激化,伊朗伊斯蘭革命后扣押了美國使館人員,萬斯因為反對鷹派的武力營救人質方案而向卡特提交了辭呈。
      萬斯的辭職,發生在冷戰期間美蘇關系從緩和轉向對抗的分水嶺,鷹派和鴿派的交鋒,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國政府對蘇聯政策的改變。萬斯辭職后,卡特任命鴿派參議員馬斯基(Edmund Sixtus Muskie)繼任國務卿,以平衡政府內部鷹、鴿的力量。
      在今天的美國國內政治中,鷹派和鴿派的爭論仍然是一個長期的問題,其背后不乏存在鋼鐵、汽車財團、石油、軍工財團和崛起的科技巨擘等等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弈。在國際格局多極化和復雜化的今天,兩派的勢力消長因時因勢而變,政治家的觀點也因時因勢而動。
      貨幣政策的鴿與鷹
      美聯儲的“鷹派”和“鴿派”,則重點關注美國貨幣政策的討論。就當前的市場環境而言,鷹派指的是指盡早退出量化寬松,收緊貨幣政策的傾向;而鴿派則偏向于維持更長時間的寬松政策,較晚進入加息周期。
      在美聯儲現行的貨幣政策框架下,控制通脹和刺激就業是兩大核心要素。鷹派更加關注于控制通脹,收緊貨幣政策、適當加息是控制通脹的重要手段。鴿派會更加看重刺激就業,關注失業率與通脹負相關的菲利普斯曲線,主張維持寬松的貨幣環境以強化就業。通常情況下,鷹派利好美元升值,鴿派利好美元貶值。
      美聯儲的成員由聯邦儲備委員會和12家聯邦儲備銀行的行長組成,具有投票權的最多12位,除去聯邦儲備委員會成員和紐約聯儲銀行行長,余下11家聯邦儲備銀行行長中4人輪值,輪值期1年。2022年1月,美聯儲具有投票權的委員輪值換屆,新輪值的4位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均為鷹派,使得美聯儲內部的勢力對比較2022年中旬有了較大調整?!懊缆搩D鷹”指的是既是美聯儲成員及貨幣政策態度的調整,也是貨幣政策的轉向。表一 美聯儲投票委員及貨幣政策態度 資料來源:Bloomberg

      表一 美聯儲投票委員及貨幣政策態度 資料來源:Bloomberg

      風險資產的表現與美聯儲的態度有關,也與市場的預期有關。當市場在議息會議前對加息路徑的預期足夠悲觀時,美聯儲的鷹派聲明并未超出市場預期,點陣圖落地后消除了市場的不確定性因素,風險資產反而可能反彈;反之,當美聯儲的政策聲明、表態或鮑威爾的發言超出了市場預期時,市場則會劇烈動蕩。
      歷史從來不會簡單地重復,但有相似的韻腳。我們看待美聯儲的鷹鴿之爭亦是如此,意識到進行政策預判具有不確定性,但仍然能從鷹派和鴿派相互爭論的歷史中去尋找規律的痕跡。
      (作者鐘倩為某大型股份制商業銀行境外債券交易員,譯著《中國縱橫》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責任編輯:蔡軍劍   圖片編輯:蔣立冬

      校對:張艷

      135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