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網戰“硝煙”|俄烏暗戰網絡空間,俄網絡戰實力如何?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蘭順正
      2022-02-14 14:03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一段時間以來,俄烏邊境劍拔弩張,在這種背景下,雙方虛擬空間的暗戰——網絡戰也引發外界的關注。
      近日,外媒報道稱,兩位知情人士表示,隨著俄烏緊張局勢加劇,歐盟正為任何沖突的金融后果做準備,歐洲央行正警惕從俄羅斯發起、針對各銀行的網絡攻擊。
      近期,烏克蘭國家安全局披露消息稱,烏克蘭遭受到了大規模網絡攻擊,包括外交部在內的多個機構網站都被迫暫時關閉。烏克蘭外交部發言人奧列格·尼科連科表示,除了外交網站,教育部,農業部,體育部以及能源部等其他部門網絡系統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擊,這顯然是一次有預謀的黑客襲擊。
      在烏克蘭看來,這次襲擊的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俄羅斯,因此有關俄羅斯網絡戰能力的話題也再次引發各方熱議。近年來,俄加強了網絡戰力量的建設。

      近年來,俄加強了網絡戰力量的建設。

      網絡部隊,大國標配
      眾所周知,隨著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網絡信息技術在促進社會進步、經濟繁榮的同時也帶來了新的挑戰?,F在網絡空間的安全問題已經從單純的信息安全問題擴展到國家安全、國防安全、關鍵基礎設施安全和個人安全,而網絡戰這一新的戰爭形式也同樣受到高度關切。由于物聯網的發展,網絡空間與物理空間的重疊越來越大,由網絡空間向物理空間發動攻擊因此成為可能。在大國競爭不斷加劇的背景下,傳統軍事強國紛紛把以網絡信息技術為核心的戰略新興技術視為“改變戰爭游戲規則”的顛覆性技術,力求與戰略對手拉開“代差”。
      而作為大國之一,俄羅斯對網絡戰的研究起步很早。20世紀90年代初,俄羅斯就設有專門的信息安全委員會,其職責是負責國家的網絡信息安全。2002年俄羅斯推出《俄羅斯聯邦信息安全學說》,首次把信息安全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隨著克里米亞事件之后俄羅斯與西方關系日益緊張,俄羅斯再次升級了對網絡空間安全的認識,2014年俄公布的《網絡安全戰略構想(草案)》明確了網絡安全的戰略原則、行動方向和優先事項;2016年,俄羅斯更新了《俄羅斯聯邦信息安全學說》,提出了俄羅斯在網絡空間的戰略目標和主要方向;2017年,俄羅斯聯邦政府批準了《俄羅斯聯邦數字經濟規劃》,提升網絡關鍵基礎設施的自主可控水平,制定在網絡空間被西方制裁的對策;2019年頒布的《俄羅斯聯邦網絡主權法》旨在保護俄羅斯互聯網在遭受敵方攻擊時可持續運行,進一步強化俄羅斯國家網絡在全球網絡空間內自主互聯和主動防御的能力。大國越來越重視網絡戰能力的提升。

      大國越來越重視網絡戰能力的提升。

      博弈網絡,軍地聯合
      目前俄羅斯網絡戰力量主要由國家網絡空間作戰力量和民間黑客團隊兩部分構成。其國家層面的網絡作戰力量包括政府層面和軍事層面。政府層面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牽頭,該部門是俄羅斯負責內部安全和反情報的部門,其任務是保護俄羅斯免受外國網絡攻擊和監控國內黑客;同時還包括有主要負責對境內外網絡犯罪團伙以及資助這些團伙的國家和組織開展偵查與監視活動的俄羅斯聯邦內務部K局;負責政府和政府人員的物理和電子安全的聯邦安全防護局;負責使用人工、信號、電子和網絡方法收集外國情報的國外情報局等。軍事層面的網絡作戰則由俄羅斯軍參謀部實際指揮,具體包括網絡司令部、總參謀部作戰總局、總參謀部情報總局、信息作戰部隊等。據悉,俄正規網絡作戰部隊規模已超過 7000 人。
      而俄羅斯民間黑客組織近年來同樣異?;钴S,俄羅斯政府和軍方經常利用包括愛國黑客組織和網絡犯罪組織等團體在內的豐富黑客資源,對他國實施信息攻擊,以維護國家利益或實現某個目標。這類黑客組織大多屬于符合俄羅斯國家利益的松散組織,獨立于俄羅斯聯邦政府和軍隊之外。
      早期俄羅斯網絡作戰主要包括分布式拒絕服務(DDoS)攻擊。在2007年發動的對愛沙尼亞的大規模網絡襲擊中,俄羅斯利用分布在美國、越南等國外的“僵尸網絡”對愛沙尼亞發動了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而俄格戰爭發動前,俄聯邦安全局與“網軍”就對格魯吉亞的網絡系統展開了一系列“推演”活動。2008年7月初,格魯吉亞政府網站被大量破壞,網頁被篡改為“win+love+in+Russia”的短語,政府網站及其它互聯網資產數據遭到破壞。7月中旬到8月,俄羅斯在俄格邊境線附近組織軍事演習,其中一項演習是構想格魯吉亞對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發起攻擊,俄軍方為此進行反擊以保護俄羅斯的利益。在演習中,俄軍方還擬制了一份關于格魯吉亞部隊確切構成及其優勢和劣勢的報告,以俄羅斯獲取的信息和行動來看,說明俄軍已經掌握了相當一部分格魯吉亞的網絡和兵力情報,這是戰爭爆發前卓越的網絡偵察和網絡空間情報準備的結果。而在2014年3月克里米亞公投期間,烏克蘭政府網站也遭到了幾十次連續攻擊,且全部是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DDoS)。
      有來有往,有攻有防
      有道是“打人一拳防人一腳”,網絡“雙刃劍”的特性讓哪一方都很難獨善其身。最近幾年,俄羅斯同樣不斷遭遇西方的網絡攻擊。在克里米亞事件中,烏克蘭方面的網絡回擊就讓俄羅斯頭疼不已,在2014年3月17日俄羅斯網站迎來最猛烈的攻擊,132次攻擊致使俄大量網站癱瘓,據稱當日的數據量達到了每秒124千兆字節,是俄黑客攻擊格魯吉亞網站力度的148倍,也比13日俄黑客的攻擊大4倍。而據報道在2016年俄羅斯約有20個政府、科研和軍事部門的電腦系統,被惡意植入間諜軟件。另外作為俄羅斯最大的對手,美軍在網絡戰力量建設、訓練、指揮和實戰等方面已經取得長足發展。特別是在2020年7月,特朗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罕見的承認,他于2018年下令美國網絡司令部,發動對“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所”的網絡攻擊,公開把矛頭對準了俄羅斯。
      重壓之下,俄羅斯對于網絡防御問題自然也不會等閑視之。如在2019 年8月,俄羅斯公布其武裝力量正在組建一支特殊部隊以保護“軍用互聯網”,其任務包括搜索和消除虛擬威脅,當時俄方稱執行隔絕網絡威脅任務的連隊已經在其所屬的通信旅參與行動。而在同年12月,俄羅斯進行了首次切斷全球互聯網的實驗,該實驗經過一年多的醞釀和準備,目的是一旦遭遇外部“斷網”或網絡受到全面攻擊時,俄羅斯將以掐斷全球網來應對。演習內容包括:在遭遇外部“斷網”時檢查俄境內互聯網運行的完整性和安全性;保障手機通信安全,保護個人信息,防范通話和短信遭受劫持的預防措施。有關部門也研究了物聯網設備的風險和弱點,探討了電力供應網絡的建設和使用問題,策劃了有關防范網絡傳播及工業企業網絡風險問題。事后俄方宣布演習取得了成功,國內互聯網設施在無法訪問全球互聯網的情況下運轉正常。
      從當前發展態勢來看,將與西方長期處于博弈態勢的俄羅斯必然會進一步提升其網絡作戰力量,未來網絡世界的攻防也將更加激烈。
      (作者系遠望智庫特約研究員 察哈爾學會研究員)

      責任編輯:謝瑞強   圖片編輯:金潔

      校對:張亮亮

      72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