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聚廬合釜三百年:“江南第一家”的共治財務模式
      嚴才明
      2022-02-09 18:56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慈不掌兵,義不養財。元明浦江鄭義門家族則秉著義利和合的陳亮哲學,以財養義,在規范約束、產權共有和生活共享的闔家治理模式下,依托一套“有勾有稽、有籍有賬”的會計簿記賬冊和民主共治的財務管理模式,從財政上保障了鄭家三千多人一鍋吃飯三百多年,鄭義門也被朱元璋賜封為“江南第一家”。 
      一、義規我守,義產我掌  
      “義規我守”,鄭義門的許多財經制度都是在鄭氏規范里體現的。除了立誓言盟的田產廬舍家族所有權制度,還有租佃經營中諄諄善誘的義利和合,并有一套有籍可稽的財務會計制度保障。如制度規定,產業增拓,出售方往往出于不得已,義門作為受讓方不能損人利己,將賦稅暗自附加在對方門下;購置田畝,契約條款必須公正分明,合約談成后,值多少錢都應當場付足,不給子孫積禍,并在購置產業當日即時過戶,書于“受產薄”中。
      “義產我掌”,鄭氏規范對產業拓展和租賦輸納等門戶大事是抓的很牢的。明確應由一位老成有知慮者作為“掌門戶者”掌管,即掌門人,地位僅次于家長,相當于總經理。負責田產增拓、山澤、賦稅、店鋪的計會財息核算,經掌門人審核的拓展或輸納方案,方可稟報家長后實施。
      掌門人之下,設有新舊管事各兩人,新管事掌收,包括錢財谷粟;舊管事掌支,包括衣食住行,新舊管事相當于管理會計,受主記(總會計)制約,定期輪換,六十歲不再任。家族設有總租簿,記載每日收支結存,十日一報監事。
      產業拓展由掌門人親自出馬,土地肥脊、文契憑據一一察看,爾后行之。谷麥收儲如發生薰爛虧空,罰新管一年衣資。對佃戶,只取正租。遇水沖沒田產或溪流沖積新灘,及時勘察,以俟開墾?;氖徧锂a及時招租,租金按既有定額勤索,滯納不記息。
      年終臘月望日,新舊管事要賬實盤存總租簿,核算田租收成,稽核欠租,積欠壞賬載于“畸零簿”。新舊管事輪換,交接記錄分明,賬簿如出一手,所欠款物,逐項詳注,人走帳清。實物款項也是賬實分開、定期稽核,體現分工負責、相互制約原則。
      鄭家負責實物支出與生活管理的還有,羞服長,負責生活后勤,如物資采購、膳食、家務女工等支出管理,受主母和出納監督;倉廩,負責倉庫實物收付和庫存管理,所有進出,均需主計和倉廩兩人核實、編號封緘、多聯式記錄,兩把鑰匙分開保管。主母,負責繅絲紡織作坊的實物收付,接受羞服長監督。掌膳,負責食堂流水,包括食料領用結報,受倉廩監督;知賓,負責接待和費用結報,受出納監督;出納,負責收掌錢財,受主記(總會計)直管。
      家族管理層單獨設有監事(視),負責審計監督,直接受家長領導,家長有過之 ,也可在公堂直接諫議家長。整個財務管理,是鄭氏規范約束下共同治理的民主監督與制約模式。
      二、有勾有稽,有籍有賬
      家大業大,財務管理是個難題。史料記載,鄭家至少設有“受產薄、總租簿、租賦簿、畸零簿(欠租)、推仁簿(慈善)和夙興簿(考勤)”六大賬本,倉廩、食堂、作坊應該還有明細流水賬目,店鋪、畜牧林產則單獨設賬核算。會計科目設置很細,“布泉出納、米監細務、一一勾銷、無所漏也”。資產與負債、收入與支出、實物與現金也是分開的。
      作為糧長單位,鄭家還有糧區田畝分布魚鱗冊的丈量、編纂、修訂任務和稅糧收付事項。按照明初配置,糧區除正副糧長外,還設知數(會計)1人,斗級(稱量)20人。明代會計技術不發達,但計量單位很細,重量單位有石、斗、升、合、勺、抄、撮、圭、粟等九級,顆粒度細到億分之一石,貨幣單位更是細到斤、兩、錢、分、厘、毫、絲、忽、微、塵、渺、漠等十二級,按當時的計量技術,現代人有些不可思議,但會計核算要求就是這樣做的,如嘉靖三十七年(1558)胡宗憲征收兩浙抗倭軍餉,金華府山地的計稅標準就是每畝四厘六毫。
      鄭家實行恒產家族所有制下的共享共治管理模式,“貨、田、賦之屬,各有所司,無敢私遇”。因此,會計記錄和核算要求很高,所有田舍、山林、租糧、稅賦、借貸、開銷、慈善、結存等存流量,均“有勾有稽,有籍有賬”。所有財產收支都不能遺漏,如新管收訖谷麥,每裝滿一個谷匣就要結報一次,由主記將谷類、數量、谷匣編號逐一登記在租賦簿上,并立下字據:“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收納何等谷麥若干石,入庫于某號匣”,支出時又在對應賬簿中書寫支取數,復式入賬,以憑稽考。佃戶用錢款或他物折抵租糧的,在租賦簿中單獨說明。
      明代中國尚未引入借貸平衡的復式記賬法,鄭家的賬目簿記仍以收付流水記賬,只是鄭家更注重事實描述,收支之間、賬實之間勾稽關系嚴密可考,特別強調契約字據或憑證的復合印證,保證了會計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與完整性,有效避免任何虛假性記載、誤導性陳述和重大遺漏。每月朔望二日,家長檢點賬簿,如發現“過日不算結,失時不具呈”,按家規處罰。 
      三、節度有常,以財養義
      除了會計核算,鄭家的財務支出管理特別強調預算約束,納入計劃?!笆鹿视虚_支,家長要為之籌劃,不致匱乏”,預算收支原則為,收入有積有蓄,支出節度有常,與近代財政的收支平衡略有結余的觀點一致。鄭家各類支出預算節儉有度,突出一個常字。如項目支出,“冠婚喪祭,各有常節”;日用開支,“布帛米粟、膳肴器服之用,各有常度”;慈善賑濟,“振鄉善族、恤姻賑貧之施,各有常數”。家族設有“推仁簿”,所有慈善支出均由監事逐項薄記,年末向家長報賬。
      鄭家對衣物日用品實行供給制,配置標準均有嚴格限定。如衣物供給以子孫飽暖、保全義氣為原則,鞋子與圍巾一年更發一次,16歲以上成年男子配給帛料,婦女兩年一給,40歲以上發給裁制費用,10歲以上半大少年減半供布。成年男子每滿二十年配發禮服一襲,女孩子結發及笄時(15歲)發給銀首飾一付。所有器物,家長量度給之,以不缺用為原則,夏衣在四月前、冬衣在9月前完成配給。
      親朋之間禮尚往來,也有預算約束。以一年一次為限,提倡簡約,特定禮節僅限第一次,如親家第一次見面,女婿第一次認門,第一個外甥出生,標準也統一。如嫁女娶媳,規定不用禮樂,除嘉禮莊按標準資助外,嫁女配給嫁衣一套,鞋子、圍巾各一件,但私自許配的,公堂不給嫁妝。
      浦江山多地少,擴田拓產受自然條件制約,像鄭家這樣的大家庭,也只能節度有常,精耕細作與精打細算相結合,才能有積有蓄。只有以儉養德,以財養義,才能維護大家庭的體面門面。鄭家許多財務約束規定,均為鄭氏規范“儉師有序”價值觀的折射,也與亨廷頓的秩序優先治理觀相仿。
      比如鄭氏規范提倡年輕人穿土布,喪事不得用樂,未出服不能飲酒食肉,壽辰不設筵收禮,除酒器不能用銀具等;裔孫中有器識者 公堂資而勉之,出仕俸祿有余,亦當納之公堂,致仕還鄉,也要合族同欲, 不能特殊化等。
      “有積有蓄,才能居共守之”。恒產的家族所有制也決定了鄭家的主要收入與流動資產,無論谷物實物還是錢幣銀兩,都是家族共有的,“不私有之”。雇工奴婢也是統配使喚的,甚至“兒無常父”,所有子弟都在東明精舍統一接受教育。
      鄭家的闔家治理模式能夠賡續久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處理好租佃關系。鄭家收入來源以田租為主,讓佃戶有飯吃,才是鄭家財政細水長流有積有蓄的保障。明清時期, 江南一帶的田租標準一般是主糧五五對開,春花作物歸佃戶留用。鄭家講孝義,賦稅還自己擔,佃戶溫飽是不成問題的,義烏赤岸的佃戶還能造起二進結構的庭院式樓房。因此,佃租關系融洽,保證了鄭家主要收入來源的穩定,平日節儉有點積蓄,才可備戰備荒,義利天下。
      鄭家行善也講義利之道,而非一味播撒。除了以工代賑,也有無息借貸,春借秋還不收息?!稗衿湄氄?,月給谷六斗,直至秋成”。為接濟救急,鄭家還設了平準基金,在秋后谷價低廉之際,采購五百石糧食儲備起來,待春荒鄰里或賓客需要時,按原價糶給。
      義不養財,財可養義?!敖系谝患摇惫澏扔谐?、民主共治的財務模式,是全家“居共守之”的財政保障,共享共治與共富,也是南宋浙江義利和合的宋韻文化之結晶。
      (作者嚴才明為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博士)

      責任編輯:蔡軍劍   圖片編輯:張同澤

      校對:張艷

      286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