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直播平臺涉稅信息報告制度亟待完善
      王婷婷
      2022-02-06 16:08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當前,我國網絡直播經濟發展體量逐漸擴張,成就了不可小覷的中國特色經濟增長模式,為相關領域從業人員的生存發展帶來了契機,但也帶來了稅收流失的風險和稅收征管的挑戰,直播營銷中頻頻出現的偷逃稅現象就是例證。要實現對網絡直播平臺經濟產生的收益征稅,就必須對相關稅源進行有效監控,讓相關從業人員承擔與其財富相匹配的納稅義務。
      然而,平臺經濟發展具有跨界融合廣、業務流動強、交易留痕難等特點,分散經營模式下納稅人的收入和其他業務信息比較隱蔽,傳統征管模式和手段難以適應該領域的精準監管要求。針對直播營銷經營者的納稅信息不公開、不透明的問題,有必要夯實平臺責任,建立完善的直播平臺涉稅信息報告制度,化解網絡直播經濟發展中的信息不對稱問題,讓偷逃稅行為無處遁形,保障稅收公平正義。
      一、我國直播平臺涉稅信息報告機制亟待完善
      網絡直播業務中,政府及稅務機關并不掌握納稅人的收入來源及涉稅信息,而網絡直播平臺卻具有天然的信息獲取優勢,賦予平臺方提供納稅人涉稅信息既是經濟效率的體現,亦是稅收公平的根本要求。
      目前,關于網絡直播業務中的涉稅信息報告義務,2015年國務院法制辦公布的《稅收征收管理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進行了初步探索,其中第30條規定,“納稅人及與納稅相關的第三方應當按照規定提交涉稅信息”,第33條明確“網絡交易平臺應當向稅務機關提供電子商務交易者的登記注冊信息”。
      2018年頒布的《電子商務法》第28條第2款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依照稅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向稅務部門報送平臺內經營者的身份信息和與納稅有關的信息,并應當提示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依法辦理稅務登記。
      為加強對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的制度規范, 2021年4月發布的《網絡直播營銷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首次針對網絡直播營銷商業活動作了專門規范,其中第8條規定了直播營銷平臺對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的信息認證義務和信息報送義務,構筑了直播營銷平臺信息報告義務的制度雛形。
      盡管如此,當前我國網絡直播涉稅信息義務仍存在制度建設的原則性、制度內容的模糊性等問題,其履行原則、實施范圍以及例外情形的設置有待明確。
      首先,從報送的主體范圍來看,《辦法》要求直播營銷平臺對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的信息進行報送,其前提須建立在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實名認證”基礎上,但對于這些主體是否依法進行市場登記抑或稅務登記,直播營銷平臺只有“提示登記”的軟約束力,難以實現對市場主體登記的硬性要求。
      其次,從報送的信息范圍來看,《辦法》中要求直播營銷平臺應當報送的信息內容主要為“身份信息和其他涉稅信息”,但身份信息的內涵與外延如何,以及何為“其他涉稅信息”,尚不明確。
      再次,涉稅信息報送的例外情形有待明確。根據《電子商務法》第10條,“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是,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需要進行登記的除外?!睆闹锌芍?,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可以成為登記的例外,但此時是否也相應地免除了平臺經營者對這些主體的信息報送義務,并無規定。
      最后,盡管《辦法》第八條規定,直播營銷平臺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保障處理的個人信息安全,但對于何為“必要措施”,報送的標準和界限為何,如何加強對納稅人信息隱私權的保護,等等,都未予細致規定。
      二、域外已有平臺運營商涉稅信息報告的有益經驗
      為直面數字平臺發展革新中的涉稅信息供給不足難題,2020年7月,OECD發布《平臺運營商對共享和零工經濟中賣家進行報告的規則范本》(以下簡稱《規則范本》),明確了平臺運營商涉稅信息報告的義務主體、報告要求、行政執行等。凡是實施《規則范本》的國家或地區,或不屬于上述區域但根據這些區域法律成立或存在有效管理場所的平臺運營商,需要履行必要的涉稅信息報告義務。
      報告內容主要包括平臺和賣家的相關信息,前者包括平臺的名稱、注冊辦公地址、納稅人識別號、平臺所申報的業務名稱及預扣或收取的任何費用、傭金或稅費等;后者包括賣家名稱、主要地址、納稅人識別號、金融賬戶識別號、提供服務的數量及收益、房產清單及土地登記號(提供不動產租賃時)等信息。在信息報告的準確性方面,則要求平臺運營商執行多項盡職調查程序,通過設置除外賣家規則、必須收集的賣家信息、對收集到的信息進行驗證、盡職調查等程序,確保信息傳遞的準確無誤。
      此外,為確保信息報告的效率性,《規則范本》還規定了涉稅信息報告除外原則,對于提供不動產租賃或個人服務等相關服務且上一年度總收益小于100萬歐元的小型平臺,促進成本分攤的平臺(如拼車平臺),以及除外賣家才能經營的平臺(如大型酒店、政府和股票定期在證券市場上交易的公司),無需進行信息報告。
      澳大利亞財政部也于2021年8月1日發布一項立法草案,要求對共享經濟或零工經濟中的平臺施加信息報告義務,由電子平臺運營商向澳大利亞稅務局報告有關參與其平臺的賣家的身份和支付信息。
      根據該草案,澳大利亞所有電子平臺運營商將階段性地納入報告義務主體范圍,2022 年7月1日起適用于短期住宿和拼車經濟體的交易,從2023年7月1日起則需擴張到其他所有共享或零工經濟體交易平臺。從信息報送范圍來看,可大致劃分為賣家身份信息和交易對價信息兩大類。前者包括賣方的法定名稱或姓名,出生日期、地址、銀行賬戶明細、ABN 或外國稅號、電話及電子郵件等信息;后者包括向賣方支付的總款項、向賣方支付的總凈付款、GST(商品與服務稅)、其他費用、傭金、物業地址(如果交易與不動產租賃有關)等信息。
      從信息報送的例外規則來看,根據澳大利亞財政部發布的這一立法草案的內容,某些特定的交易,如僅交換商品所有權/所有權的交易、金融商品供應交易、與不動產所有權轉讓有關的交易不在信息報告義務范圍。此外,無ABN下的預扣稅交易、當賣方同時也是平臺運營商的交易時,則不再具有信息報送的專門義務。此外,該草案還要求平臺運營商提供信息應當受到《澳大利亞聯邦隱私法》(1988年)的約束,要求信息采集和使用遵循合目的性和比例原則的基本要求。
      三、完善直播平臺涉稅信息報告制度的主要路徑
      我國數字平臺經濟發展迅猛、規模大,構建與網絡直播平臺高速發展相協調的涉稅信息報告制度成為當下提升征稅確定性、降低涉稅風險的迫切訴求。為此,2021年12月2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關于推動平臺經濟規范健康持續發展的若干意見》(發改高技〔2021〕1872號)明確提出,要強化平臺企業涉稅信息報送等稅收協助義務,加強平臺企業稅收監管,依法查處虛開發票、逃稅等涉稅違法行為。
      考慮到我國平臺運營商涉稅信息報告制度建設才剛剛起步,制度內容規定較為原則,建議秉持包容創新、審慎發展、兼顧公平與效率的原則,在借鑒域外先進制度經驗基礎上,從以下方面加強制度完善:
      一是繼續完善《稅收征管法》及《電子商務法》中網絡平臺涉稅信息報告的法治建設,為網絡直播平臺涉稅信息報告制度的專門化建設提供合法前提。
      二是應當強化市場主體的“商主體”意識,加快強制網絡認證登記制度建設,對于未通過網絡稅務中心認證的經營者實行網絡交易禁入,從源頭上倒逼市場經營者不斷提升生產經營活動的規范性。
      三是明確網絡直播平臺信息報告義務的范圍,要求平臺經營者在身份信息之外,提供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的經營信息、收入信息、成本支出信息、稅費信息等內容,通過信息的分級分類報送確保信息報送的“全面性”。
      四是規定平臺信息報告義務的例外情形,結合交易規模的大小、交易模式的特征、交易頻率等內容對信息報送的范圍和類型進行管理,對于零星小額的交易信息、由其他第三方主體(如房產交易所、證券交易所)提供更有優勢的信息,可以作為信息報送義務的例外予以明確。
      五是應當加強對納稅人涉稅信息權利的保障,依托我國《個人信息保護法》的規定,做好信息披露與隱私保障的合理平衡,確保涉稅信息的采集、使用以法律授權為前提、以合理使用為原則、以比例原則為手段,確保納稅人的信息權利得到有序維護和保障。
      網絡直播非“法外之地”,依法征稅仍需信息護航。通過賦予直播平臺負有報告直播間運營者、主播等主體涉稅信息的義務,精細規定涉稅信息報告的原則、內容及其他配套履行機制,直播經營者的涉稅活動即被納入稅收監管,如此,方能找到治理網絡直播稅收違法行為的“最優解”。
      (作者王婷婷為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副教授,中國財稅法治研究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蔡軍劍   圖片編輯:蔣立冬

      校對:丁曉

      128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