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2022年人民幣走勢展望:修復高估,雙向波動
      胡珊珊
      2022-01-20 18:10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2021年,人民幣對美元緩步升值,全年漲幅約2.6%,不及2020年的6.5%;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上漲8%,超過2020年的3.8%。二者上漲程度出現背離,主因是2020年美元指數下跌,非美貨幣普漲,因而人民幣匯率籃子——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漲幅有限;2021年,美元指數上漲,非美貨幣普跌,人民幣出現了與美元指數脫鉤,與新興市場貨幣脫鉤的獨立上漲行情,因而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漲幅更大。
      圖1:2020年至今CNY與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走勢 
      自2005年“721匯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走勢受美元指數的影響較大,基本上二者反向運動,只是幅度不同。二者升貶值方向趨同,僅出現在2008年、2010-2011年、2013年以及2021年。其中,前三次情況都較為特殊。次貸危機后,2008年開始人民幣對美元適當收窄了波幅,自2008年中至2010年二季度基本上維持在6.83附近。2010年6月,人民銀行宣布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標志著人民幣匯率政策正式退出了危機時期的非常規安排,隨后人民幣補漲了四年?!?11匯改”后,2021年人民幣與美元首次出現年度同步升值。此外,人民幣與新興經濟體貨幣步調一致的變化亦從2019年開始打破,2021年二者的背離更加明顯。
      圖2:2006年至今美元指數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年度變化情況圖3:2007年至今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與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匯率年度變化情況 支撐2021年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并出現“雙脫鉤”的一個重要力量來自實需。2021年,歐美等發達經濟體的消費需求逐步復蘇,而中國經濟恢復較快,完整的產業鏈推動我國出口持續增長,出口同比增速屢超預期。2021年前11個月,中國累計出口金額3.03萬億美元,已遠超2020年全年水平,并成為有記錄來最高的年度出口規模。受此影響,同期貿易順差已累積至5817億美元,2021年很有可能同步刷新歷史最高的年度貿易順差規模。高額的貿易順差下,前11個月銀行涉外收付款中貨物貿易順差已升至2702億美元的歷史高位。涉外收付行為是銀行代客結售匯的外匯基礎,而后者直接影響了即期市場上人民幣的價格。
      那么,2022年,人民幣是否會延續強勢,關鍵在于這股支撐力量能否延續,或者能否出現新的支撐因素。綜合當前的情況評估,我們預計2022年人民幣將面臨一定的回調壓力。
      第一,中國出口高速增長的局面難以維持。
      2022年,出口仍將維持一定的韌性,但繼續高增長的難度增加。一方面,我國出口的增長依賴于海外需求的快速復蘇,而這種需求的快速復蘇部分建立在大規模的財政刺激上。以美國為例,財政增加了大量的失業救濟金的投入,改善了居民的收入,進而拉動了消費。但隨著美國財政補貼到期,這一邏輯鏈條正在被打斷,進而導致這部分需求的持續增長或難以為繼。另一方面,我國出口的增長還依賴于國內完整的供應鏈和供應能力吸引了部分海外訂單。但隨著疫情整體上在緩解,部分海外訂單可能會重新分流到開工率增加、勞動成本偏低的國家,如越南、泰國等。雙重壓力下,出口持續高增長的可能性不大。相應,出口所能帶來的外匯收入降低,結匯空間也將減少。
      盡管如此,出口結匯給人民幣帶來的拖累可能并不如預期的大,特別是2022年初仍有望給人民幣帶來進一步支撐,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從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及結匯率來看,2021年的高順差規模尚未更多地轉換為結匯。
      數據顯示,在貨物貿易順差及貨物貿易下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順差均創歷史高位的情況下,前11個月貨物貿易下的代客結售匯順差僅2912億美元,在2010年以來的12年中規模排名第五。從收匯結匯率來看,2021年均值為66%,自7月開始整體有所下滑。同期,企業外匯存款余額節節攀升,11月末余額為1.02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梢?,當前企業仍處于持匯觀望的狀態,結匯意愿有所擠壓。但伴隨著春節即將到來,為了生產和經營的需要,企業持有的外匯將根據實際需求進行結匯,從而對人民幣匯率構成支撐。 第二,跨境資金流入或將進一步放緩。當前,因通脹壓力高企,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正逐步收緊貨幣政策。2022年,除非疫情大規模反撲,否則在通脹壓力持續上行的背景下,美聯儲完成縮表并開始加息是大概率事件,英、歐、加等央行也將跟隨,只是力度不同而已。全球流動性的收緊將是基準情形,由此,跨境資金的持續流入可能進一步放緩。人民銀行公布的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9月末,境外投資者累計增持境內股票和債券約7600億元,規模已不及2019年的1.43萬億元及2020年的2.38萬億元。2022年,境外資金仍將繼續配置人民幣資產,帶動跨境資金持續流入,但規??赡苓M一步降低,進而導致對人民幣的需求跟隨減弱。
      第三,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之下,貨幣政策的重心將轉向穩增長。在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人民銀行對經濟形勢的表述為“經濟運行持續恢復發展”,刪除了二季度報告中的“穩中向好”,并指出“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難度加大”;而在貨幣政策展望中,強調了“穩增長”及“以我為主”的重要性。
      在四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中,人民銀行指出“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加大跨周期調節力度,與逆周期調節相結合”;針對貨幣政策,新增了“增強前瞻性、精準性、自主性,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更加主動有為,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的表述。由此判斷,后續貨幣政策的主線將轉向穩增長,貨幣政策環境可能邊際轉松,這對人民幣將形成一定的向下壓力。
      第四,人民幣匯率單邊走勢不是官方的政策偏好。2021年10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曾出現一波快速的單邊升值。對此,監管當局先是通過頻繁與市場溝通來傳遞政策意圖。11月初,外匯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公開講話時強調,“未來,人民幣匯率仍將取決于國內外經濟形勢、國際收支狀況和國際外匯市場變化等因素,匯率既不會持續升值,也不會持續貶值,將會繼續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2021年11月月中,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召開了第八次工作會議,會議強調“未來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雙向波動是常態,合理均衡是目標,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呈正比”。其中,“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呈正比”這種表述首次出現,言下之意,人民幣的單邊升值或貶值既非市場選擇,也非政策偏好。而在此之后,人民幣匯率進一步升值,并于12月上旬突破了6.35關口。對此,人民銀行上調了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通過市場化的手段回籠一部分美元流動性,提高境內外幣利率,縮小境內本外幣利差。更為重要的是,釋放出監管當局不會放任人民幣過度升值的信號。
      結合以上因素考慮,我們認為2022年人民幣仍將維持一定的韌性,前期高出口順差的持續結匯以及跨境資金的流入均將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但支持的力度均有可能降低,疊加國內的貨幣政策重心或將轉為穩增長,整體來看,2022年人民幣匯率的主題將是修復高估,雙向波動仍將是常態。
      (作者胡珊珊供職于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金融市場部)

      責任編輯:蔡軍劍   圖片編輯:張同澤

      242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