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7oik"></th>

      頻道
      欄目
      • 視頻
      • 戰疫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算法治理的價值堅持與方式創新
      李曉楠
      2022-01-20 07:08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2021年12月,國家網信辦牽頭制定并發布了《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以下稱《規定》),正式在國家層面上對算法進行專門治理。
      在數字經濟的背景下,《規定》的出臺,表明了中國對“算法歧視”“算法控制”“算法合謀”等新問題的及時回應。從《規定》內容看,中國貫徹了國家安全、社會經濟發展、人身與財產保護等傳統的治理追求和價值堅持,并從技術、管理與組織的三個維度進行了算法治理的創新,建立了立體的治理體系。
      一、算法治理的價值堅持與方式出新
      算法從數學維度上是解題方案的描述。在網絡社會下,算法泛指通過計算機解決問題的策略機制。算法引發的社會問題既有其新的一面,也有老的一面。新指的是引發問題的方式,即傳統的意圖—行為—后果的邏輯鏈條中的“行為”發生了算法轉化或替代,進而使問題更加隱蔽化和智能化。老指的是引發問題的內容并未跳脫傳統治理的涵射范圍,即同樣包括國家安全、市場競爭、人身與財產保護等問題等。
      算法問題的“新”“老”特征就進一步回答了以下兩個問題。一算法治理單獨規范的必要性問題?二是為什么可以通過行業具體規范的方式進行治理,而不需要針對算法治理另行制定諸如《國家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反壟斷法》《民法典》的基本法律制度。
      對于第一個問題,由于傳統的老問題是由新的算法方式誘發,而傳統治理手段缺少相應的治理工具和手段如算法評估,算法備案等,為此需要進行單獨規范。對于第二個問題,由于算法治理也是為了防范傳統風險包括國家安全、市場競爭、人身與財產保護風險等,為此必須在上述基本法律規范的指導下進行,只是在具體治理手段上進行適應性的細化和出新。這體現了算法治理對傳統價值的堅持,同時在治理策略上進行適應性的革新。
      二、算法治理的具體機制安排
      從《規定》的體系看,實際上也是在堅持“傳統”價值與“出新”具體治理策略兩個維度上進行治理機制安排。
      在堅持“傳統”價值上,《規定》第一條即開宗名義的提出,算法治理的目的主要是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促進互聯網信息服務健康有序發展等。為此,《規定》盡管是針對算法引起的新問題,但卻仍然是服務于國家安全、經濟發展、人身權和財產權保護等傳統治理目標和價值追求。
      在“出新”治理策略上,由于算法介入社會生活帶來的行為交互方式轉變,《規定》適應性的提出了算法治理的新機制,分別從技術、管理與組織三個方面進行具體的制度安排。
      在技術方面上,《規定》從總體上要求算法服務提供者注意技術措施在算法機制機理審核、科技倫理審查、用戶注冊、信息發布審核、數據安全和個人信息保護、反電信網絡詐騙、安全評估監測、安全事件應急處置等方面的作用。并特別強調違法和不良信息的特征庫建設,用戶模型和用戶標簽管理,內容去重、打散干預策略,不得利用算法屏蔽信息、操控輿論,不得濫用算法實施不正當競爭等等。
      在管理上,針對算法運行過程中算法服務提供者的中心位置,《規定》要求其落實算法安全的主體責任,并在信息服務規范與保護用戶權益等方面對提出了要求。在信息服務規范方面強調,不得誘導用戶沉迷、過度消費,不得將違法和不良信息關鍵詞記入用戶興趣點或者作為用戶標簽并據以推送信息,保持算法運行規則的透明度和可解釋性,不得實施影響網絡輿論或者規避監督管理行為,不得實施互聯網信息服務壟斷和不正當競爭等等。在保護用戶權益方面強調賦予用戶算法推薦的自主決定權,算法透明度義務,針對不同的用戶群體提供階梯性保護措施。此外,《規定》還賦予了監管部門算法安全評估、算法備案的管理職權。
      在組織保障上,《規定》要求算法服務提供者配備與算法推薦服務規模相適應的專業人員支撐;要求網信部門會同電信、公安、市場監管等有關部門履行安全評估、監督檢查和處理投訴的主體責任。
      三、算法治理的未來
      《規定》僅僅是算法治理的開端,如何將算法治理納入到技術—社會機構—法律治理的邏輯結構下,將是中國算法之治的新課題。從堅持與創新的角度出發,應對算法社會帶來的問題,需要從以下兩個維度進一步完善。
      首先,以基本法律規范確立的價值目標為指導。
      算法治理并不是另起爐灶,依然要服務于國家安全維護、社會發展利益、人身和財產保護等的基本規范價值和目標。為此,算法治理一方面要堅持技術中立的基本判斷,促進算法創新與進步,另一方面也要堅持將算法發展納入到基本規范價值和目標的涵范圍,實現算法技術的有序安全發展。
      其次,算法治理要結合算法運行的邏輯,通過適應性的具體制度安排來維護基本治理價值目標的實現。
      一是要繼續完善算法治理的規則,在弄清算法應用場景和模式的基礎上,探索并進一步完善算法評估、算法備案等新機制。
      二是要強化監管科技的應用,通過算法技術實現對算法應用場景的監管,提高治理的效能。三是要強化算法的協同治理,充分調動行業自治組織、專業機構、消費者等第三方主體參與算法治理,形成算法治理的合力。
      (作者李曉楠為鄭州大學法學院教師,對外經貿大學法學博士)

      責任編輯:蔡軍劍   圖片編輯:蔣立冬

      校對:丁曉

      124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th id="67oik"></th>